您当前的位置:姓氏文化

邓小平在泌阳调研形成《六六指示》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6:07

                        

                

    【历史背景:1947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1947年12月,刘、邓根据战争形势及大别山不利于大兵团作战的因素,令第十、第十二纵队向桐柏、江汉地区展开;刘伯承司令员和张际春副政委带后方指挥所,率一纵及野战军直属机关大部分人员转入外线,开辟淮西地区;邓小平政委、李先念副司令员和李达参谋长,带前方指挥所,率二、三、六等三个纵队与地方武装在大别山坚持内线斗争。1948年5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原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第二书记陈毅、第三书记邓子恢、副书记为李雪峰。刘伯承、邓小平、陈毅、邓子恢、李先念、宋任穷、粟裕、李雪峰、陈赓、张际春、谢富治、刘子久12人为委员。同时建立中原军区,原晋冀鲁豫野战军改为中原野战军,下辖一、二、三、四、六、九、十一纵队和第十八军。1948年5月2日,宛西战役开始,至5月17日结束,歼敌2.1万余人,解放镇平、邓县等九座县城。继之发起宛东战役。5月25日,中野三、六纵队围攻确山,国民党张轸部由南阳增援。30日解放军进至泌阳羊册准备合击张轸部,31日张轸突然向南阳退缩,南阳国民党第九师出城接应,双方在南阳以东激战数日,至6月3日战役结束,歼敌1.2万余人。
    1948年6月,邓小平率部驻扎在泌阳赊湾西北,张新寨孙氏庄园。
    1948年6月5日,中原军区高级干部会议在张新寨召开,中野纵队、旅级以上指挥员共60多人参加了会议。会议上刘伯承总结了宛东战役,作了《关于中原区的任务和行动的报告》。
1948年6月6日,邓小平起草《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土改和整党工作的指示》并作了报告,因系6月6日所作,故后称之为《六六指示》。】
解放战争后期,国民党政府已呈颓势,我解放军攻势凌厉,解放了大片地区。但是由于一些政策、思想没有及时调整,以及经验不足等原因,解放区出现了过“左”的现象。
    中原新解放区人民政权刚刚建立,国民党残余势力、土匪、恶霸地主等反动势力还很猖狂,群众的思想顾虑也未能完全打消,一些干部群众提出不切合实际的“一边打仗,一边分田,打到哪里,分到哪里”和“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五天分完浮财,半月分完土地”等过激的口号,使新解放区工作出现了很多困难。
    邓小平认为,新区的土改在政策上犯了侵犯中农、破坏工商业、乱打乱杀三个错误。“左”倾造成工商业停业,市场萧条,“分浮财”、开仓济贫使军队没有了军粮,乱打乱杀给群众造成很坏的印象。结果就如邓小平在一次干部会议上所说:“地主富农上山了,中农也上山了,地富与我们抗。我们认为地富是反动的,来了个打杀,结果越杀越多,越杀越坏,我们什么也不好搞了。假如我们搞的稳当一些,团结了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这样地富中是有一部分会到我们这边的,我们也不至于会有如此大的困难。”
邓小平意识到新区党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发展农业生产,稳定社会秩序,动员群众支援革命上面。
    为此,邓小平进行了深入的调研。
    1948年5月初,邓小平深入到时属南阳的泌西县饶良区苗庄寺村进行调查走访,认真收集情况,详细了解实情。在沙河边贾长安的家里,邓小平同志分别听取了桐柏区二专署专员王国华、桐柏二地委副书记杨青、二专署副专员焦景尧、二分区副政委贺亦然、泌西县委书记史雷锋、泌西县公安局长兼双庙区区委书记王瑞山、泌西县古城区区长贾明朝,泌西县饶良区委书记孙克华关于新区执行政策情况的汇报。
    他边听汇报边询问情况,并商讨解决处理办法。听完汇报后,邓小平指示:新区必须充分利用抗日战争中的经验,实行减租减息和合理负担的财政政策,消灭性的打击对象应限于政治上站在国民党反动派立场上的顽固反对中共和解放军的反革命分子;对于过“左”,要研究妥善办法,迅速予以纠正;必须坚决团结中农,对错划成分和侵犯中农利益的错误立即纠正等。
随后,在6月6日他起草了《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土改和整党工作的指示》(以下简称《指示》)。这个近两万字的指示,实事求是、客观全面地总结了党在中原新解放区农村工作政策的转变过程,深刻分析和检讨了土改工作中“左”倾错误的根源和危害,并为中原全区制订了十二条新政策。规定了控制区、游击区、崭新区的不同工作方针和策略步骤,强调了经济工作及一些具体措施,在对土匪政策、发展地方、强化宣传教育、培养本地干部等方面也做了十分详细的规定。 

               
    《指示》上报中央后,毛泽东给予了高度肯定,亲自对该《指示》进行修改,增加了量大段的文字,并指示转发给中央局、各分局、前委。此外,毛泽东又在给朱德、周恩来、任弼时,胡乔木等人的信中说:
    “中原局指示可以发给中原局以外中央局、各分局、前委……有了中原局这个文件,中央就不需要再发这类文件了。”
    后来还说:
    “书记在前线亦是可以做报告的,邓小平同志在大别山那样紧张的环境亦做了几次很好的报告。”
    由此可见毛泽东对邓小平的赞赏。
    这个《指示》便是著名的《六六指示》,也被广为人知。但很多人不知道《六六指示》就是在泌阳调查研究而形成的,与泌阳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