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姓氏文化

泌西县政府回忆

发布时间:2019-11-29 15:33:35

    1947年,泌西县建立,管辖范围是从大磨以西、城关、赊湾、官庄、羊册、饶良几个区。
    泌西县刚建立时,是在泰山庙赵庄西边的小仝庄。那里住着四家佃户,为地主种着四犋牛的地,俗称“小吊庄”。几家有一个仓库院,县政府就在这个仓库院。大致两个多月时间,县政府迁到羊册古城的“旗杆院”。1948年春天,大致4、5月份,县政府又迁到官庄街。迁到官庄时,和官庄区委在一起办公,官庄区委书记是张凤来。地址就在老街路东的王子相院里。
我刚参加工作,就是给泌西县委书记史雷锋当警卫员。那时,县委书记叫政委。副县长孙克华;组织部长李朝光;宣传部长吴建华。李朝光部长是史雷锋政委的爱人。县政府机关大约有十几个人,我记得行政科长是方毅,当然不是后来中央那个方毅;总务科长是李玉书的父亲,现在记不起名字了。
我给史雷锋政委当警卫员,主要任务是保卫首长安全。每到一个地方,首先是观察地形地貌,然后是做好保卫工作,再就是照顾首长吃住。警卫工作不像现在电影电视宣传的那样,和首长并排、贴身;而是要求距首长3米左右,以防有意外情况发生时有回旋余地。晚上照手电,也是用左手,不能用右手,以防敌人利用手电光计算出距离。我平时至少背4支枪:我自己的一长一短;史政委的一个盒子枪和一个“小六连”(左轮手枪)。身上还有12联或14联的转袋(子弹带);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皮囊。有时候,还要牵两匹马。
    1949年夏季,我离开了史政委。那时,舍不得离开,史政委的爱人李朝光,给我准备了一双新鞋和新袜子,临走时,还给我打好了背包。
    史雷锋政委后来调到中南局农村工作部工作。
                        官庄惨案
    在王老汉警卫排的一个叫闵××的人,是一个大佃户出身,受不了共产党的艰苦生活,叛变。跑到国民党68军11师,带着国民党兵来官庄抓共产党。县委得到情报,县政府机关和官庄区委干部躲到方城县拐河去了。国民党军队只抓住了民兵队长李国旺、民兵班长王天星、农会主席贾秀亭的老婆、贫农代表老姜的老婆、民兵班长庞三的老婆,一共5个人。由于抓不到共产党的干部,又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国民党就把他(她)们残酷地杀害了。就连叛徒也没有放过,一起杀了。
    官庄惨案一共杀了6个人。国民党匪兵真是惨无人道,除了严刑拷打,还给他(她)们发剪子,让互相剪扎,剪扎、火燎妇女的乳房。民兵班长王天星表现得非常顽强。敌人问谁是民兵,他说都是民兵,问他哪一个是民兵,他说不知道。临刑,他还向敌人要烟吸,要酒喝。
    第二天,县政府回到官庄,几个人的尸体还在街上,群众也不敢收,只在上面盖了蓆子。其中一个妇女,有一个约周岁大小的小孩,趴在母亲尸体上哭。政府用地主的棺材把他们埋葬。群众不让埋姓闵的叛徒,把他拉到街东南河边暴尸。
    随后,县政府为了发动群众,对被害的这5个人和以前为革命牺牲的几十个人,举行了公祭大会。用地主的火纸,找了两班响器,为牺牲的人做了几十个牌位。公祭活动是按农村习俗举办的,先是一执事㧟火纸筐,然后是响器,接着是几十个牌位,再后是苦主和民兵,最后,是参加公祭的群众。活动在官庄街举行,游了四个(城)寨门。听说,以后也有领导批评说,这是搞迷信活动。
                    公审伪保长和土匪
    泌西县政府在官庄的活动,记忆深刻的另一场事件,就是召开公判大会,两个坏蛋被群众乱棍打死。
    根据工作进展和群众意愿,对一个伪保长和一个土匪小头目进行公判。这两个人都是恶贯满盈,他们鱼肉百姓,压榨群众,强取豪夺,无恶不作,强奸妇女,罪恶滔天。特别是那个土匪头子,连自己的本家妹子都强奸。
审判在戏楼的戏台上进行,愤怒的群众很多人手拿棍棒,妇女们还手握剪刀、锥子。对土匪头子宣判结束,执勤的民兵把他直接从戏台上推下,台下的群众就拳脚、棍棒一起上,妇女们的锥子、剪刀都用不上了。等审判伪保长时,他说什么也不上戏台了。后来,一个人顺手拿砖砸到他头上,伪保长就倒在了地下,群众也是一阵乱打。最后,工作人员把两个人拉到南寨墙外,补了几枪,算是枪毙了。
                    到杨集捉国民党营长
    杨集街西王庄,有一个国民党营长回家探亲。得到情报后,我们去捉他,宣传部长吴建华带人冒充县团队。谁知,这个人也明白当时形势,知道共产党不会放过他,在我们去捉他的夜里,起五更走了。喊开门,只有他老婆在,就问情况。这个婆娘也很反动,主动给咱们的人安排吃饭、喝茶,反映哪些穷棒子想造反,谁是造反的穷人头。咱们的人就让她找绳,去捉穷人头。等找出绳,就把她绑着吊了起来。她还弄不清,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咱们的人回答说,我们是八爷!
                      艰苦生活
    泌西县政府在古城时期,和在泰山仝庄时的情况差不多,没有回忆多少具体事,主要是不稳定。当时,群众称我们是“神八路”,甚至还有些神秘色彩。有时,晚上大队人马住在这个村,第二天早上就悄没声息地转移了;有时,前一天晚上没有人,第二天早上,群众起床一开门,就看见很多八路军和干部。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动群众,组织民兵,打土豪,分财产。
我记得在泰山庙东大李庄,民兵组织得好,县里还树立典型。但是,这个庄的民兵班长后来叛变,被政府枪毙了。

                   

            

             
    这年秋天的一天,我们又渴又饿,到赵庄找吃的东西。当时,派通信员乔××到东边土地庙放哨。这时,有国民党军队过来,哨兵一看见害怕了,就弃枪逃跑了。还是群众提醒,你们别喝茶了,东边部队过来了,你们一起走吧。我们一听,明知没有自己的队伍,知道是敌人的部队,就立即撤退。我们出庄,他们进庄;我们到西沙河,他们已经出庄了。在紧急情况下,我们提着裤子涉水撤退。过了河到姚庄,敌人放弃不追了。我们分析,他们是大部队,看我们人少,没有再追。
    随后,我们的意见也发生了分歧。有的人弃枪离开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坚持下来了。
    至于关于邓小平、刘伯承当时的活动情况,不太清楚。只是事后听说,官庄来过共产党的大干部,但是具体是谁不知道。这主要是有自己的工作任务,还有保密纪律,不允许乱问乱说。
    由于年代久远,回忆工作片段也是个大致情况,但是,由于自己当时亲自参加了一些活动,出入不会太大。愿意和了解情况的人座谈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