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姓氏文化

盘古文化传承人王信卿

发布时间:2019-11-29 15:42:52

                                   

                 王信卿被公布为省、市、县“盘古神话”代表性传承人   

                                                  一
    我叫王信卿,今年71岁,1948年2月12日,出生于河南省泌阳县盘古乡(原陈庄乡)盘古村委百神庙组,农民;我小学文化程度,身体还算健康。
    我小时候,因家境不好,小学毕业后,被迫辍学。先后砍过柴、放过羊,做过泥瓦工。由于当时山区农村文化生活单调,我从小就喜欢听祖辈讲述民间传说故事,听后,我就经常给小伙伴们讲。后来长大后,因我会讲很多民间故事传说,尤其是系列“盘古神话”,得到方圆十几里老少爷们的认可,被俺这儿的人们称为“瞎话篓”、“故事王”。我现在几乎长年在盘古山上,边做香裱、鞭炮等小生意,边为来往的游客讲述盘古神话传说。

       
  

    我从小就是听着盘古神话长大的。常言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渊源流长的盘古神话在当地流传很广,特别是盘古山周边的村子,象大磨村、磨山村、盘古村,以及我们的百神庙小组,可能是因为离盘古山太近的缘故,人老多少辈子,盘古神话就好象栽在人们心里的一棵棵松树一样,具有生命力,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够讲述几篇。而我的爷爷,则是村子里最能讲盘古神话的人。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王万洲讲的盘古神话很有吸引力,十分动听,每一次都让我听得入迷。他先说出景点、实物来启发我们,如讲“百神庙”村名的来历时问我们:“你们知道咱村为啥叫百神庙吗?”
    我们说不知道。爷爷就津津有味地讲起来了,他说,盘古爷、盘古奶滚磨成亲后,第一年就生了一个大肉蛋。盘古奶非常伤心,盘古爷就把这个肉蛋蛋埋在了盘古山后(指山北坡)面,也就是我们现在所住的村子上。可等到第二年,盘古奶又生下一个大肉蛋!这下盘古爷真是十分生气了,他拿起斧子,把这个肉蛋蛋砍开了,刹时,便出现一群女娃娃。他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个。这时,盘古爷想到去年那个肉蛋蛋,里面是否也是人呢?于是,他就跑到去年埋肉蛋那个地方,把那个肉蛋蛋挖出来,用山刀轻轻切开一看,是一百个活蹦乱跳的男娃。盘古爷非常高兴,认为这一百个男娃埋了一年多都还活着,是百神保祐的结果呀。于是,他就在这个地方修了一座庙来祭百神,这个庙后来人们就叫“百神庙”。再后来,“百神庙”就成了我们的村名。
    爷爷又问我们,你们知道“石船”是怎么来的么?我们回答说不知道。爷爷就又讲了这样一个传说:盘古爷、盘古奶乘坐木筏子,在洪水中救人,结果没有找到人,只找到些家禽、野兽等。回来后,洪水还没有消退哩,所以他们就把木筏子拴在了风山的山坡上。后来,这个木筏子化成了石头,人们都叫它“石船”。爷爷就是用这种启发式方法讲故事,引导着我们,使我们久听不烦,听罢还想接着听。
    小时候,耳濡目染中,我渐渐对盘古神话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有空就缠着爷爷给我讲。我只上过小学,可记忆力非常好,对爷爷讲的神话,总是过耳不忘,把一个一个传说故事,都记到了脑海里。
                              二
    当我把爷爷脑子里的盘古神话挖掘完后,就开始寻找其他村民流传的神话故事。然后,我把这些盘古神话积累在一起,重新整理。由于有的同一个神话故事有不同的讲法,我就按照感情真诚、客观合理、浅显易懂、朗朗上口的原则,对神话进行融会贯通,去粗取精,形成一篇较为规范合理的盘古神话。就这样,经过日积月累,我掌握的盘古神话故事数量上竟然超过了爷爷。后来,我把自己汇集的盘古神话讲给爷爷和乡亲们听,大家听了,都说我讲的神话更好,情节生动,有情有义,听起来更有味道。
    但这些并不能满足我对盘古神话的热爱。由于当地人都有年三十晚上来到盘古殿,偎在盘古爷塑像前熬年的习惯,每年的这一天晚上,人来人往,通宵达旦的。哪怕是下着鹅毛大雪,溜冰(结冰的意思)封山,照样总有来自十里八村的人们,汇聚到盘古山上,焚香祈福,互相讲神话传说,这让我又搜集到了很多盘古神话。更可贵的是,有时,因为同一篇神话的讲法不同,大家相互各抒己见,甚至会为维护自己的观点争得面红耳赤。但正是在这种激烈的争论中,让我对很多盘古神话有了更深的认识,通过汲取大家精华为己用,使我掌握的盘古神话更加完美、吸引人。
    我讲述的盘古神话都来自当地民间。盘古山上的每一块石头,每一处场景,几乎都能在我的讲述里找到影子,并被赋予美妙的光环。数十年来,我经过不懈地努力,能够讲述的盘古神话有60多个,而且每个故事都家喻户晓,广为流传,深受人们喜爱,并被收录到《中国盘古圣地文集》、《盘古神话》等各种盘古文化书籍里了。
    我对盘古爷十分信奉和景仰。这些神话传说,弘扬和传颂了盘古爷的宽仁、博爱的大爱光辉。能把至诚、至信、至勤、至爱的盘古精神发扬光大,是我至高无上的追求,更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三
    二十多年来,为了弘扬盘古文化,我几乎一年四季天天都要到盘古山上,为来来往往的香客和游客们讲述盘古神话。特别是每年的“三月三”前后盘古庙会期间,全国各地和海外、数以万计的炎黄子孙前来寻根拜祖。这是每年当中传扬盘古神话的一个黄金时间,我一人就在盘古山上一呆就是半个月,年年如此,雷打不动。义务向人们讲述《盘古开天地》、《开天辟地》、《滚磨成亲》、《盘古兄妹》、《石狮子的传说》、《捏泥造人》、《百神佑子》、《百家姓的由来》等经典神话。这些生动感人的神话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朝拜的人们,使他们对渊源流长、博大精深的盘古文化感慨不已,对盘古先祖历经磨难,开天辟地、繁衍后人的伟大精神万分敬佩,更感到作为炎黄子孙的骄傲和自豪。
    通过传扬盘古神话,让人们认识到了盘古精神丰富的内涵,是我最高兴的事。那是在几年前的“三月三”盘古庙会上,在县、乡、村领导的支持下,在盘古山半坡上,给我搭建一高台,架上一套扩音设备。而我身穿中山服,手拿麦克风,庄重地坐在一古式圈椅上,向来往的人流讲述着一段段盘古神话,不时地赢来一阵阵掌声、喝彩声,在盘古山周围回荡很久。此时,只有我自己,才能感受到那无比的荣幸和幸福!
    2015年农历三月三,我正在上山的路边给来往的行人讲述神话,送走一拨,又迎来了一拨。这时,我发现一个中年男子始终不肯离开。经询问才知道,中年男子是台湾同胞,是来盘古山寻根拜祖的。他只是从“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这句诗句里了解到盘古是人类的始祖。为了进一步深入探究盘古文化,他就慕名来到了盘古山。当听到我讲述的一系列盘古神话时,他一下子竟入了迷,被盘古开天辟地、繁衍生息的壮举深深地感动了。同时,他对我倾情传扬盘古神话的精神也十分佩服,决心加入到盘古神话的弘扬中来,把盘古文化传播到台湾去,为盘古精神的发扬光大尽一份力量。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年,临近“三月三”时,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从遥远的台湾打过来的,正是去年那名中年男子打的。他在电话中欣喜地告诉我,他打算组织一个20多人的团队,“三月三”到盘古山寻根拜祖,并且诚恳地邀请我做他们的讲解员。我听了,兴奋不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三月三”这天,这支来自台湾的寻根拜祖的队伍,如期而至。我热情地带领着他们参观盘古大殿和石狮子、石井、石磨等传说中的遗存,引导着他们焚香祭拜,给他们讲述盘古神话,使他们听得如醉如痴,深深地感染了他们,使他们对盘古文化有了一个全新的、深刻的认识。最后,为了把盘古始祖也“请到”台湾去,他们还亮出事先请人塑造的盘古塑像,在盘古大殿举行了隆重的“对光”仪式,随后把对过光的盘古像,虔诚地运回到台湾,以便时时祭拜供奉,弘扬传承盘古精神。
                               四
    据有关专家研究并著文说:盘古神话是中国最古老的起源神话,盘古开天辟地的精神及品格,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使中华传统文化得到了广为传扬和保存,有着悠久传承的背景。这些盘古神话,具有研究民俗史、社会史、自然史、人类学史等各方面的价值。特别是还透露出远古地震及洪水灾难的信息。并对我们当地旅游文化开发、海内外华人的寻根祭祖热,以及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都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2008年,盘古神话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同时,专家们又说,国家级非遗项目盘古神话,作为一种民间口头文学,由于诸多原因,目前正处于濒临丧失和消亡的危险。然而,由于我本人及本地传承者、爱好者的讲述,对此却具有弥补和抢救的作用。我所讲盘古神话,内容丰富,具有吸引力和感染力,都是劳动人民美好思想的流露,反映了远古社会生活,歌颂了真、善、美,鞭挞了假、恶、丑。为目前我国弘扬民族传统道德,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了思想文化内涵,丰富了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宝库。因此,排除了这种口头文学传承中,逐渐泯灭消亡的危险。
    多年来,由于我讲的盘古神话生动、真切形象,所以有好多人一见到我,就要求让我讲述给他们听。只要有人要求我讲,我就讲。开始三三两两的人听,后来三五成群的人听,人会越聚越多。人越多,我就讲的越有劲,到最后能聚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围着我听我讲。不少人听完我的故事,就买我的香裱和其它东西,使我的生意更加热闹了,熟人也更多了。
    我讲述的盘古神话广为流传。远近闻名,慕名而来的香港、北京、上海、南京等全国各地的人们,找我讲述盘古神话,究竟有多少,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但无论如何,只要有人找上门来,我总是热情对待,把自己知道的神话传说全盘托出。
    关于盘古神话的传承方面,据我了解,当地社会上的传承人主要有:泌阳官庄农民陈绪堂、泌水镇农民刘国寅、姚天云、盘古山农民王礼卿(去世)、陈书林、姜景林、王信清、孟庆法、尚广云、陈永记,文化系统的张正、周玉林、王瑜廷等等。其中,陈正、周玉林、陈永记是盘古神话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王瑜廷等几人是县级传承人。由于我身处山村,对其中的一部分传承人交往少,也不知他们的近况如何。此外,我近几年来,还收了几位附近的爱好者作徒弟,也都会讲几个神话传说。
    祖辈传承传承方面,我的祖父王万洲(1859——1960年)、父亲王陆亭(1997—1981年),都是农民。他们都是我的第一手师父。我的兄长王礼卿(去世),生前是县科协副主席,他是盘古神话忠实的传承人,一生热爱盘古文化,常常工作之余独自到盘古山周边去调查、整理神话传说,还自费印刷资料,讲述给他人听,只可惜他离世太早了。我的长女王然(农民)、次女王仿(教师)、儿子王允(农民),都是四十左右的人了,都是我的好徒弟,都会讲不少盘古神话。
    2006年11月25日,由省委宣传部、省文联举办的河南省首批民间杰出传承人命名表彰大会在郑州召开,我被光荣地命名为“河南省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2010年,我被驻马店市文化局命名为市级盘古神话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1月,我又被河南省文化厅命名为省级盘古神话代表性传承人,并连年享受省里的代表性传承人传承补贴3000—6000元。
    因为我会讲这么多盘古神话,被本地人称为“瞎话篓”,成为远近闻名的“故事王”。讲故事也成了我自己谋生的手段之一,当然,也让广大游客了解了盘古山和盘古文化,为弘扬和传承盘古文化起到良好的宣传作用,同时也传承了盘古神话,受到了当地政府和游客的一致好评,成为一名名符其实的传承人,为传承、弘扬盘古文化贡献出了自己的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