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姓氏文化

日寇占领下的牛蹄古镇

发布时间:2019-12-31 10:00:06

    【据《河南省古今地名大词典》记载,泌阳县原板桥区牛蹄街,地处白云山北麓,东、南、北三面环汝河,东至荆树坟的狗头岗,西至明代砖式古塔,中间为东西走向的三里长街,形似“船”地。该街地处宛汝古道要冲,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明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在此街设立牛蹄保,下辖牛蹄街铺、红河4铺、樊洼铺、陡嘴街铺、下碑寺铺、板桥铺,共6个铺。及至清初,牛蹄保下辖287个自然村,6672户,37800人,约占泌阳县当时总人口的10%左右。明初,陕西贾姓三客商为抢占这个好风水“船地”,特在此地设立会馆,广纳客商,建成三里长街,并在街西建一座有21层、12丈高的砖塔,意为“船篙”,砖塔撑在船的西端,让船“停航”聚财。建有土寨,寨墙宽两丈、高三丈,上面建有行人长廊,修有东、西、南三个大门,大门之上为岗楼。街内立有青明代白石牌坊一座,高约6丈,牌坊上镌刻有龙凤呈祥和人物画像。还有关帝庙、火神庙、娘娘庙、土地庙、祠堂、贞节坊等明清年代的古老建筑。该村为泌阳古镇,清末,角子山上的陈太安捻军三次围攻这一古寨,因为寨墙牢固,乡丁把守严密,围寨一直没破。数百年来,该街一直是县城东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泌阳东部后,在此街设立泌东县牛蹄区人民政府,下辖老君、高庙、百秩店、宋楼、温庄、沙河店、牛蹄,共7个乡(镇)。1951年动工修建板桥水库,对库区内的村民迁移他乡安置,处于库区中心的牛蹄街从此便消逝在水库中。】 

   
    1944年夏,日军侵占沙河店,建立日伪维持会,会长叫蓝某明(后换给崔某阁)。此时,日军在当铺街以西地区修建了一个小寨园,日军住在寨内。国民党68军和55军士兵,相继同日寇激战10多天,打了个几进几出,终因日 寇据寨死守,而没有攻克,双方伤亡惨重。后又持续战斗两个多月,形成对峙局面。最后68军55军分别撤至牛蹄街南北两侧。
    1944年11月16日(农历十月初一),日寇约200余人(一说300余人),在两辆坦克和大炮、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向牛蹄街进犯,68军和55军西撤至竹林街,这时,仅有国民党13军的一个排留守牛蹄街。从清晨开始直到午后半响,日寇用密集的炮火向守军猛轰,这个排伤亡很大,太阳偏西时,守军剩下的几个人撤离牛蹄,亦退至竹林附近。
    至此牛蹄沦陷。
    日寇占领牛蹄大肆劫掠后,物色街痞王某斌成立维持会,并由王任长。约两个月,日寇感到王某斌不会办事,便叫当时在北山避难的大地主王某盛当维持会长,王某斌任副会长。之后,日寇又令维持会成立日伪武装——调查师,尚某志任师长。师辖两个团,名曰“自卫团”。第一团团长孙某亭,手下有四、五十人枪,伪团部设在上段村。团以下分几个队,各有队长、队副。
日寇盘据牛蹄街后,为巩固据点,派出一大部分力,分别驻扎孙河、李朝京、缸窑、切庄、尤庄等地,作为外围防御。各据点都修建有一、二个碉堡,碉堡附近是日寇营房,其外围均有铁丝网环绕,且设有树障,敌人住地碉堡间有交通沟相通,沟上棚有从各村砍伐的树木。临近村庄民房被扒,各家门窗、桌椅、箱柜和各类家具均抢走当柴烧,害得人们流离失所。
    孙河、李朝京、缸窑庄、尤庄各住日兵一个小队,一名翻译,一个伪黄谷队(老百姓对伪军的的俗称),每个黄谷队拥有20-30人枪。日寇每次外出打掳皆由翻译向黄谷队传达命令。李朝京翻译姓李,切庄翻译姓卞,缸窑翻译姓赵……这些翻译都是东北人。日寇烧杀抢掠,黄谷队为虎作伥。日寇盘踞牛蹄及临近各村,经常于朝夕或夜间相互调换,虚造“新增日寇”的骗局。
    次年春,一天,日寇去南山打掳,在周家场北岭捉到一个外地口音人,硬说是55军的探子,把他带到切庄井南边麦场前捆在树上,一群兽兵用刺刀把这个人的胸膛扎得稀烂。这人究竟姓啥名谁,谁也说不清。李朝京西南高岭岗碉堡上的日兵,只要见有从西南、正南、东南方越过岗的人,举枪就毙,杀得路断人绝。
    驻扎各村的日寇,不分寒暑常常逼迫村民到沟河给他们摸鱼捉鳖。1944年冬,北风呼啸,大雪纷飞,日兵逼着杨庄村民杜某川脱光衣服跳水摸鱼,杜冻得刺骨难忍、离开水面时,寇兵还狠毒地用棍子打他。下郎村民张某贞被迫给日寇提鱼时,因气候严寒竟要冻死在水中,人们把他从水里捞出,即用麦秸棉被暖了很久才救了过来。从此,民众更惧,大多远逃。
    日寇每次出去打掳,除残害人命外,还把村上的牛、驴、猪、羊、狗、鸡、鸭和鸡蛋抢劫一空。他们杀猪时先砍掉猪头,再令人剥猪皮,寇兵在抢劫中还砸烂村民的盆盆罐罐,在锅里、水缸里拉屎撒尿。群众恨透了这些穷凶极恶的鬼子兵和助纣为虐的黄谷队。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侵占沙河店、牛蹄的日寇于9月上旬撤至许昌集结缴械。同时,日伪政权、维持会和自卫团也随之土崩瓦解。其罪恶严重的汉奸被政府和群众枪决、活埋和乱棍打死者150人左右。但有些与当权者和大地霸有各种关系的人,借“曲线救国”之名逃脱惩罚,如王某甫、崔某阁之流。直到泌阳解放后镇反运动时,才被我人民政府处决。
    (本文参考孙立迟《日寇在沙河店牛蹄一带罪行》、李泽山《日寇侵占泌阳沙河店牛蹄纪实》及《泌阳县政协文史资料汇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