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综合信息

泌阳民国时期的防疫、医疗及第一家公办医院

发布时间:2020-3-9 8:58:59
前 言
    今天,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胜利的曙光已在眼前。在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国、都在赞叹我们的顽强斗志、感慨我们的众志成城之际,编者特意推出此文,以便让读者了解过去的苦难和落后,今昔对比,更是让大家倍加珍惜如今的幸福生活。
民国瘟疫
    民国时期,对传染病防治无策,正常年景亦有“麦茬烂、没好汉”的俗语。如遭自然灾害,必有瘟疫流行。
    当时地方性甲状腺肿、血丝虫病等地方病十分流行,天花、霍乱、疟疾等传染病频繁爆发。
    历史记载有两次大瘟疫,让泌阳损失惨重。虽然资料不全,我们仍可从中知悉瘟疫的可怕。
    民国18年(1929年),自然灾害严重,伤寒流行,时仅千余口人的古城寨,一日之内曾死亡十七八人。
    民国31年城南焦新庄全村154人,因灾成疫,死亡85人,一半多的人撒手人寰,幸存者奄奄一息听天由命,全村几无未染病者。死者无人埋殡,村子无人靠近。“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如同人间炼狱,哀嚎遍野。
民国防疫
    民国年间的防疫谈不上什么科学技术,而且需要花钱,从无免费之说。
比如“种牛痘”,由于科技落后,生物制品奇缺,点种的是代用品——“人浆痘”,点种后伤口结疙痂,免疫效果不佳。每份还要收取30斤左右的小麦,让大多数的穷人望而却步。因此屡有天花发生,甚至造成流行,患者死亡率极高,即使保全性命,也是周身疤痕。
    在防疫手段上,也无非是隔离、撒石灰消毒,辅以中草药治疗。贫苦百姓为求自保,普遍用土法和封建迷信的方法治病,实属无奈。宣传不力、政府昏庸两大痼疾更是推波助澜,一遇疫情,十之八九遍地开花。
民国医疗
    有史以来,泌阳医界皆以中医中药为本。清代后期始有西医西药传入。
民国35年,我县境内中药铺约200余家,多为私人诊所,无非是一两间房,一两个药厨家庭性质。
    羊册街家秀斋曾开办“仁康”医院,设置六张观察床,设备也极其简陋,所售西药只有红汞、碘酒、朝发夕安等10多个品种。虽如此,在当时已是极其先进的了。
    到了民国36年,全县中西医从业人员约600人,除县立医院11名职员外,其余均为私营雇员(多系家庭成员)。
    解放前从医为谋生之道,医术从不轻易传授他人,只传本家子孙,甚至传男不传女。县内名医李仲昆、郜子和、陈德兰等医术均祖传三四代。当然也有因家人为痼疾折磨,拜于名师门下发奋习医者。
泌阳第一家公立医院
    民国27年(1938年)泌阳有了第一家平民医院,地址在县城后寺坑西沿,有草房数间,医护人员7名。到民国30年因缺经费停办。
    两年后的民国32年又在清代县衙监狱院(今老公安局位置)建县立医院,有医生、护士、助产员各三人,司药一人。由于设备简陋、水平较低,仅可处理一般外伤和治疗轻微病症。
    民国36年(1947年)泌阳境内计有中医药铺200余处,小型医院数处,西医诊所20余处,从业者总共五六百人,约占总人口的千分之一点五,缺医少药现象十分严重,一些急、重症病人无法得到有效治疗,死亡率非常高。而且居民卫生条件很差,健康水平极低。